六安新闻 首页> 文化> 正文

"飞人大妈"参加田径世锦赛 在鸟巢跃上人生巅峰

2019/7/11 5:48:26
  

  1964年出生的郭秀菊,不久前坐火车去了趟北京,当再回到青岛时,她多了个名字:“中国飞人大妈”。8月29日,国际田联北京田径世锦赛最后一个比赛日,郭秀菊作为国内唯一参赛的60后业余女选手,站上了国家体育场(鸟巢)中女子400米(老将组)的决赛跑道。尽管她最终只取得第9名,但1分10秒51的成绩,已被郭秀菊视为自己的人生巅峰:“我从年轻时就喜欢跑,但从没想过自己能参加世界级的比赛,这对很多专业运动员都是难以实现的梦想,而我却赶上了”。

  来时满心的忐忑,最终都凝结成比赛当天雨后湿漉漉的跑道和看台上观众的呐喊。“一进场,观众的欢呼和掌声很震撼。”郭秀菊顿时没了赛前的紧张,“感觉不像要参加比赛,反而是和他们一样兴奋。”这种情绪在郭秀菊回到青岛后一周后依然常常涌现,在亲朋好友的关切和媒体的采访中、去菜市场路上被认出来“就和陌生人拉家常”的变化中,被一遍遍强化提及,但处身于柴米油盐的琐碎时,郭秀菊又会在锅灶冒出的热气或洗衣机转动的声响中独自出神:“突然‘红\\’了,真有些不大适应。”

  一开始,只要与自己有关的文字报道或电视新闻,郭秀菊都会“自己先去看看”,“十分高兴”,但随着这个梦告一段落,她开始有了一些原本生活里不会出现的犹豫:“如果我拒绝,会不会显得我耍大牌?”郭秀菊说得很认真,因为在享受外界予以肯定的同时,“不想把自己捧得那么高,毕竟我也没跑出太好的成绩,没能为祖国争光”。

  对于最终的成绩,郭秀菊并不满意。

  “其他选手的报名成绩都在1分5秒以内,我近期最好的比赛成绩是1分9秒左右。”郭秀菊透露,为备战世锦赛,青岛著名田径教练张增惠向她伸出援手,安排了徒弟张世宝专门对她进行指导。练了三四个月,成绩提高了三四秒,本来想加紧赶上去,无奈心急的结果却是受伤,离比赛还有半个月,基本上就停练了。但郭秀菊最终还是站到赛场上,在700公里外的青岛,则有一群人为她守候在电视机前,“不止是亲戚朋友,还有他们朋友的朋友,都在等着,可惜一开始没直播,只能看录播。”

  比赛时,在4万观众中为郭秀菊声嘶力竭加油的还有她的丈夫。在啤酒厂工作的他,曾在两年前和妻子来过鸟巢,“那会儿是晚上,不让进去了,我们就在门口合了张影。”当时的郭秀菊完全没想到,两年后夫妻俩再到鸟巢,“不仅能进来,我竟然能站在那么高级别比赛的跑道上。”在她看来,一切惊喜,都与她从未放弃跑步有关。

  跑步的天赋,在郭秀菊在上小学时便被学校教练发现,但一直跟着校队在碳渣上奔跑的她,却从未想过能成为专业运动员。“说实话,那会儿的成绩不算出类拔萃,而且那个年代家里也不怎么重视,就没上体校,觉得能找到个工作已经很好了。”后来,郭秀菊成为一名鞋厂的技术工,常常在马路上练习跑步,遇上有场地但不对外开放的学校,她偶尔也会翻墙进去“蹭”几圈。从30多岁起,她便与一群“跑友”组成一支业余田径队,“代表单位,甚至代表青岛市参加一些比赛。”近40岁时,塑胶跑道陆续出现,郭秀萍也开始参加全国老将运动会,从那时起,“老将”两个字便与郭秀菊有了牵连。

  “跑了六七届全国老将运动会,200米、400米、800米,有时也有1500米。除了2013年,其他全都得了第一名。”郭秀菊曾向当地媒体展示过她的战绩,“家里金灿灿的奖牌有上百块,奖状、证书更多,全都堆在床底下。”但多年来,与赛场上的领先地位一样没变的,是她的跑步装备。“平常都穿比赛发的衣服,自己买的很少”、“我只有一双钉鞋,通常穿到坏了才换,平常都是穿胶鞋。”在郭秀菊的印象中,自己第一双像样的钉鞋,是20来岁刚参加工作,代表单位比赛时发的,“我自己哪儿舍得买?!”但过了30年,她却收到了最专业的跑鞋,还有一身中国队的比赛服。但拿到这身装备前,郭秀菊其实刚刚放弃了短跑。

  “这么多年下来,虽说是业余的,但总有伤病。”郭秀菊坦言,随着年龄增长,她听从了家人的建议,不再参赛,把跑步变为健身手段去坚持就行。但今年3月,当她在外地旅游时,却接到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在北京举行的世锦赛新增了男子800米、女子400米老将组项目, 中国有男、女运动员各1个名额,你快出来跑吧。”

  一开始还有些自我怀疑的郭秀菊,在得知拿到世锦赛通行证的方法后,便预感到“这个名额是我的”——参加5月的全国老将田径锦标赛女子400米比赛,夺冠便有机会参加世锦赛。“全国在我这个年龄段的,基本没人(速度)比得上我了。”7月21日,郭秀菊收到了中国田径协会的邀请函。

  以前比赛,如果郭秀菊感到身体不适,家人会建议她放弃,但这次面对的是世锦赛,“这个可不能劝!”她立马提高了声音,还笑着说:“以前生活困难,连吃的都要省给孩子。现在条件好多了,全家大力支持我,有什么好吃的都尽着我吃,比如牛肉、海参……”

  当郭秀菊终于把脚蹬在鸟巢的起跑器上时,她下决心:“我要继续参加比赛,直到跑不动那天为止。”看着身边和自己同龄的外国选手汗水流过腹部的马甲线,郭秀菊心想:“以后不管再大型的比赛,不要为了成绩去盲目加练,她们能坚持站在赛场上,我也要继续享受比赛。”她把衣服扎进裤子里,苗条的身形和泛红的脸颊基本与“大妈”挨不上边,但郭秀菊却对这个称呼毫不介意。“‘大妈\\’也是一种尊敬”。

  本报北京9月9日电
更多精彩:
紫砂壶 www.zishahuhu.top

六安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六安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