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盼网 > 文化资讯 > 第二届中俄文化论坛开幕式发言摘登

第二届中俄文化论坛开幕式发言摘登
2020-05-21 20:39:22   

  11月27日,由中国文化部、俄罗斯联邦文化部主办,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承办,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特别支持的第二届中俄文化论坛在北京好苑建国酒店开幕。中国文化部副部长丁伟、俄罗斯联邦文化部部长弗拉基米尔·梅津斯基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致辞。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中国外交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文联、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代表和文化部相关司局负责人,以及中俄两国专家学者、文化从业者、各界代表300多人出席论坛开幕式。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经济日报社、金融时报社、文汇报社、搜狐、中国网络电视台、北京商报社、今日俄罗斯、中国文化报社和中国文化传媒网等媒体的记者出席论坛并报道。

  中俄文化论坛是双方继互办“国家年”“语言年”“旅游年”等大型双边交流活动后,再次共同搭建的政府间高端文化交流平台,去年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成功举办了第一届。主题为“中俄青年文化生活与创业”的第二届中俄文化论坛设有主论坛和“中俄青年文化论坛”“中俄文化产业与贸易论坛”“中俄边境文化交流论坛”“中俄文化金融论坛”等分论坛。

  论坛开幕式上,著名作家王蒙和全俄实用装饰与民间艺术博物馆首席顾问安德列耶娃,分别作了关于两国文化的主旨演讲。在文化部外联局副局长谢金英的主持下,“中俄青年文化论坛”中方主席、青年钢琴家孙颖迪,俄方主席、全俄实用装饰与民间艺术博物馆展览和国际项目部专家舒斯托娃,“中俄文化产业与贸易论坛”中方主席、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兼中国文化报社社长刘承萱,“中俄边境文化交流论坛”中方主席、黑龙江省文化厅厅长宋宏伟,俄方主席、俄罗斯阿穆尔州文化档案部部长萨玛林,“中俄文化金融论坛”中方主席、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魏鹏举也分别发言。

  王蒙(著名作家、原中国文化部部长):中国文化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传统,比如说距今约5000年以前的河图洛书,非常形象地表达了古代中国的先人对世界的看法。河图洛书后来发展成阴阳和八卦,就是对世界一种概括的掌握,也和中国汉字的形成有非常大的关系。我个人觉得汉字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基因,形、声、意三者综合,既不是象形文字,也不是拼音文字,影响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长期以来,由于地理环境等关系,中华文化充满了优越感,长期不受挑战,也缺乏自我调整更新。中国有一些少数民族,当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取得中央政权以后,并不是中央主体民族汉族跟着少数民族走,反过来是少数民族被汉族文化所同化。但是到了近现代,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文化充满了焦虑和危机感。

  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俄罗斯、苏联的文化给中国人巨大的影响:孙中山在晚年提出“以俄为师”的口号;瞿秋白在革命事业成功后的初期访问俄罗斯并写下重要文章——他既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鲁迅对俄苏文化不遗余力地介绍,翻译了《死魂灵》等。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也和俄罗斯、苏联的文化有巨大的关系。

  1949年新中国成立,但一些政治运动的发生,使中国文化事业的开展并非一帆风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举世瞩目,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价值失范等一系列令人焦虑的问题,我们现代化的事业和社会的发展需要更强大的精神资源。

  中国文化一直面临的一个最大课题,就是怎样继承和弘扬我们的传统,怎样既保持中华文化的特色,又能和人类文化的所有先进成果对接,实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

  不继承中华文化,中国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和依据,也会使我们的现代化政策脱离开我们的土地和人民;不实行现代化,我们就会仍然处在一个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感到恐慌和焦虑、不知如何自处的境地。

  在中国逐步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我们得到了俄罗斯文化的滋养和帮助。去年在冬奥会闭幕式上,当一些俄罗斯大作家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像我这个年龄的中国知识分子都非常激动。这些作家当然属于俄罗斯的文化,但是他们也属于人类,也属于中国——我们感觉他们就像我们中国的作家一样亲切。在我年轻的时候,喜欢阅读一些俄罗斯和苏联作家的作品,包括普希金、托尔斯泰、果戈理、高尔基、契诃夫等,对我们来说都非常熟悉。

  我记得2004年我访问俄罗斯并获得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荣誉博士称号时,会见了当时俄罗斯的文化部长。因为他是音乐家,我提了一大批俄罗斯音乐家的名字,如柴可夫斯基、博罗金,以及苏维埃时期的杜那耶夫斯基等。当时我们非常高兴,还提到了俄罗斯画家列宾、列维坦等。科学家对我们来说同样是非常熟悉的,包括门德列耶夫等一大批科学家。

  俄罗斯的文化以及苏联文化对我们有过那么深刻的影响,使我现在谈起来感觉又回到了青年时代,我好像又来到了彼得堡的彼得大帝像前,想起来普希金为这一雕像所写的诗歌。

  我想,我们真正的民族文化正是一个友好的文化,是一个能够在各方面进行给予的文化,是在各方面的挑战和自我调整中前进的文化。我们弘扬民族文化,与我们热情汲取我们的近邻俄罗斯的伟大文化成果是丝毫不相矛盾的。

  

  魏鹏举(“中俄文化金融论坛”中方主席、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为什么文化金融在中国会成为热点?首先一个方面在于我们进行文化体制改革,原来全部由政府投资的文化领域逐渐要有一部分进入到市场,与此同时,文化财政的投入方式也要发生一些调整。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需要各种社会力量的参与。

  文化金融这个话题之所以在中国成为热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那就是我们中国的金融业在向市场化迈进,新兴金融形态不断涌现。金融行业极其需要增长点,文化则成为一个新的增长点、新的蓝海。这些年,传统金融业对文化投入越来越积极;一些直接投融资领域也越来越活跃,在债券融资、文化金融方面有很多有益尝试。

  中国文化金融方兴未艾,在中俄交流方面,文化金融也会起到非常重要和积极的作用。一方面,这是因为中俄都是市场经济转型国家。中国体制改革原来更多地靠政府投入,现在我们要改革政府在文化领域的投入方式,希望更多社会力量、社会资本和更多资本市场参与到文化建设中来,中俄在这方面有共同背景和共同需要。另一方面,文化交流需要发挥市场机制的积极作用。除了是桥梁,资本还是黏合剂,可能穿越很多价值意义上的差异,带来文化的真正融合。

  作为一个学者,我个人想提3个建议:第一,可以研究中俄文化旅游投资洽谈会的可能性。文化领域在中国国内成为很好的投资领域,在俄罗斯也存在类似需求,有可能的话,可以通过我们文化金融的学术交流来尝试推动中俄文化旅游投资洽谈会的开展。第二,我觉得中俄可以在边境地区做一个实验区。我们两国在文化投资管理方面有一定的差异,如果我们有一个中间桥梁,就可以做一些实验,帮助我们实现资本意义上的融合对接。第三,我们可以寻求各种社会资本支持,共同成立中俄文化产业与贸易投资基金。

  

  萨玛林(“中俄边境文化交流论坛”俄方主席、俄罗斯阿穆尔州文化档案部部长):俄罗斯和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了发展人文合作,我们签署了重要协议,包括中俄双方互办国家年、国家语言年等。大家认为,我们在文化领域同样需要开展各种相应的大型活动。

  俄罗斯的阿穆尔州师范大学开设了孔子学院,利用中国的图书、音像资料和艺术作品进行各种文化教学活动。中国孔子学院主要的发展方向是保证高质量的汉语教学,提升文化交流水平。在阿穆尔州和中国黑河举办的中俄文化大集等一系列文化交流活动,不断推动着两国师生和文化艺术团队之间的交流,有助于我们进行长期的战略性合作。我们举办的这些活动是民间外交的重要形式,使得两国人民可以互相了解对方的文化和历史。

  现如今,中俄两国的合作处在史无前例的高水平之上,在文化领域也是如此。我们所举办的一系列大型活动都得到俄中两国文化部的大力支持。俄方举行的各种活动也得到了中国朋友的支持,对此我深表感谢。中俄两国举办各种文化交流活动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项传统,同时,我们在电影艺术方面也正努力扩大彼此间的合作。我们认为,让中国人能有机会了解俄罗斯的艺术和文化传统,将为巩固我们的友谊发挥很大作用。

  

  宋宏伟(“中俄边境文化交流论坛”中方主席、黑龙江省文化厅厅长):黑龙江省与俄罗斯毗邻,有着2981公里的共同边界线,有25个边境口岸对俄开放,是中国最早与俄罗斯开展边境贸易和旅游、对俄开放口岸最多、与俄罗斯交流合作最具规模和特色的省份。

  新时期,为落实中俄两国元首共同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联邦远东及东西伯利亚地区合作规划纲要》,黑龙江省在人文领域成功策划了两个比较有影响的大型活动——黑龙江国际文化周和中俄文化大集。

  从古至今,发展边境地区文化交流对巩固扩大国家间睦邻友好意义深远。近年来,黑龙江省因其独特的区位、历史和人文优势,一直在中俄两国多层次文化交流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黑龙江省边境县区大多与俄罗斯毗邻州区建立了友好城市关系,文化往来密切。文化领域交流合作的不断深化,引领带动经贸和科技、教育、旅游、体育等领域交流合作不断升级,形成合作共赢的良好局面。

  当前,中国正在大力推动的黑龙江沿边开发开放战略与俄罗斯远东发展战略有着很高的契合度。为贯彻中央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决策部署,落实中俄两国领导人今年在亚信峰会上签署的“中俄联合声明”,黑龙江省政府正在规划推进“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提出以全方位的对俄交流带动经贸交流,文化交流被摆上重要的位置。

  一直以来,我们有一个期待,就是扩大黑龙江省对俄文化交流的范围,由与阿穆尔州的友好合作,扩大到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各州、区,进而扩大到莫斯科。相信通过中俄文化论坛这样的机制性活动,必能把我们之间的交流合作推向更高层次。

  

  安德列耶娃(俄罗斯全俄实用装饰与民间艺术博物馆首席顾问):今天的论坛是在中俄青年友好交流年的框架下进行的。俄罗斯著名作家果戈理说过:“青春之所以幸福,就是因为它有前途。”我们跟青年的合作决定了我们的未来。

  我们努力开展中俄两国的文化对话,在这次论坛上也有各种分会场的讨论,我相信这些都将促进我们两国的文化交流和交融,这样的论坛也一定会得到国家和个人的支持。

  2014年是中俄充分开展文化交流的一年,我们在北京举办了歌剧演出,俄罗斯圣彼得堡也举办了京剧演出,等等。我自己是一个母亲,我知道年轻人的想法和文化。现在俄罗斯青年人中有很多在讨论中国的文化,包括中国的芭蕾、少林功夫等。事实上,各个年龄段的俄罗斯人对中国传统文化都有着极大兴趣。由中国杂技团演出的《天鹅湖》在俄罗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作为博物馆界的代表,我们还希望和中国的同行在博物馆和艺术造型领域里加强我们的合作。

  今年春天,我们成立了俄中两国青年乐团,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我们有在教育以及艺术、音乐、电影等各个领域的合作传统,我们高度关注两国的文化传统如何在本国进行传承以及如何在彼此国家传播和发扬。

  在这次论坛上,大家有机会来讨论我们所面临的一系列现实问题,包括一些挑战和风险。这些挑战包括文化的全球化,以及全面的虚拟化等。为此,我们必须在新的区域的基础上发展文化产业,并开展有效的国家文化领域的合作。我们不仅要对传统的艺术、道德和价值观进行发扬,而且要找到新的继承性发展方式。

  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向我们提出了新的任务。我们不要瞧不起年轻人,不要从自己的高度看年轻人,我们要给年轻人做榜样,等年轻人成长以后,他们也会成为真正的勇士。我想,未来我们要朝着一个方向、一个目的走,要通过文化走向共同的道路。

  

  刘承萱(“中俄文化产业与贸易论坛”中方主席、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兼中国文化报社社长):去年11月,在两国政府文化部门的组织下,首届中俄文化旅游论坛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塔夫利达宫举办。当时,在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俄罗斯副总理戈洛杰茨的见证下,中国文化部部长蔡武与俄罗斯联邦文化部部长梅津斯基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俄罗斯联邦文化部2014—2016年合作计划》,开启了中俄文化交流年,也直接促成了今天中俄文化论坛的因缘际会。

  一直以来,文化因其“以文化人、以文促情、以文建信”的特性,在中俄关系中承担着不可替代的纽带作用。当今社会,国与国之间的联系愈发紧密,经济全球化对每个国家而言都是一把双刃剑。在全球化、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面临着共同的机遇和挑战。中俄两国正积极寻找共同的衔接点,以解决全球化背景下文化的传承、保护与发展,文化的民族代表性与文化的现代化、国际化等诸多方面的问题。

  作为中国文化部主管的大型文化传媒企业,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以“文化天下,创造传奇”为己任,着力提高文化媒体的传播力、文化产业的创造力和文化交流的影响力,切实发挥文化媒体的主阵地作用、文化产业的主力军作用和文化交流的主渠道作用。尤其是在国际文化交流与合作方面,我们着力打造了“视觉中国·洲际行”“温馨之约——中外传媒论坛”等品牌活动,赴美国、英国、瑞典、古巴等国家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我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将这些品牌项目引入俄罗斯,让更多的俄罗斯人民了解中国文化,赏析中国艺术精品。

  据统计数据预测,2014年中俄之间的双边贸易额会达到创纪录的900亿美元,可以预见,未来中俄文化产业的合作与发展空间将非常巨大。我们将积极发挥资源优势,发挥中国文化产业“国家队”的引领作用,为中俄两国的文化机构、专业团体和组织搭建合作交流平台,通过对口业务交流和项目合作,增进中俄民间的文化交流,拓宽文化交流的渠道与方式,提升文化交流的质量,努力实现高水平双边交流与合作的可持续发展。

  

  孙颖迪(“中俄青年文化论坛”中方主席、青年钢琴家):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俄罗斯音乐成为对20世纪中国近现代音乐发展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外来音乐。20世纪与中国相关联的“俄罗斯音乐文化”,可分为前苏联以及现在的俄罗斯两个时期。其影响一直伴随着中国近现代音乐的发展过程。我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左翼无产阶级音乐的发展、三四十年代俄罗斯来华音乐家在中国的演出和教学、五十年代新中国聘请的前苏联音乐专家和一批留学苏联的音乐学生,大量苏联音乐特别是歌曲在中国的流传,中国音乐家参加世界音乐比赛展示新中国音乐发展成就等,都包含了苏俄音乐给予中国音乐的巨大的支持和帮助。俄罗斯民族乐派的音乐风格和苏联革命现实主义的美学观点成为中国音乐发展的榜样,并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新音乐的发展方向。

  随着中国古典音乐的繁荣和中国古典音乐教育水平的提高,中国和俄罗斯的古典音乐交流变得越来越频繁。前些年,俄罗斯芭蕾舞团赴华演出,给大家带来了经典舞剧《天鹅湖》;中国的音乐家在音乐会上也时常演奏俄罗斯作曲家的经典曲目,如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100周年”纪念音乐会上演奏了《列宁格勒交响曲》等,这些都反映出俄罗斯作品在中国深受老百姓的喜爱。

  随着中国年轻一代音乐家在世界乐坛上的日益活跃,与全世界最优秀的音乐家进行合作交流的机会也将越来越多,这期间一定不会缺少与俄罗斯青年艺术家的合作与交流,而我们也十分愿意将与俄罗斯青年艺术家的合作与交流放在优先位置,让两国的文化精英在更多领域中碰撞出灵感的火花。

  

  舒斯托娃(“中俄青年文化论坛”俄方主席、全俄实用装饰与民间艺术博物馆展览和国际项目部专家):青年在两国文化生活中的作用,以及他们今天在自己的创造活动中所遇到的问题等,对我们两国而言都尤其重要。

  如今,中俄之间的文化交流发展迅速,文化是我们每个民族的财富,也是我们可以进行开发利用的资源。就博物馆领域而言,如今正面临飞速的发展和现代化,我们需要传统和创新兼具的人才,比方说博物馆管理、营销、多媒体技术等方面的人才。我们需要让更多年轻人参与到博物馆事业中。

  我作为青年代表,特别想强调一代代传承的作用。我们要学习前辈的经验和知识,我们要面向未来,一定要在传统和创新之间找到平衡。在全俄实用装饰与民间艺术博物馆,我们有大量的项目是面向青年人的,当然也有专门的项目针对儿童和残疾人。我们通过社交网络和博客、空间,积极推动与外部和青年的交流。针对青年艺术家,我们还会举办一系列的展览和大师班、艺术节活动。

  我所代表的行业反映了青年人的生活和文化消费,我们知道,青年人是非常好奇的,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个明确的方向,让他们对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产生兴趣。

(记者卢旭摄;文字由陈璐根据会议记录整理,有删改,未经本人审核。)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